梅尧臣《醉中留别永叔子履》“萧萧细雨作寒色,厌厌尽醉安可辞”赏析-学习网 -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金沙娱乐手机版,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诗三百首 > 宋诗鉴赏 >

梅尧臣《醉中留别永叔子履》“萧萧细雨作寒色,厌厌尽醉安可辞”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4-12-26 22:55
醉中留别永叔子履
梅尧臣
新霜未落汴水浅,轻舸惟恐东下迟。
绕城假得老病马,一步一跛饮人疲。
到君官舍欲取别,君惜我去频增嘻②。
便步髯奴呼子履③,又令开席罗酒卮。
逡巡陈子果亦至,共坐小室聊伸眉④。
烹鸡庖兔下筹美,盘实飣餖栗与梨。
萧萧细雨作寒色,厌厌尽醉安可辞。
门前有客莫许报,我方剧饮冠帻欹⑤。
文章或论到渊奥,轻重曾不遗毫厘。
间以辨谑每绝倒,岂顾明日无晨炊。
六街禁夜犹未去,童仆窃讶吾侪痴。
谈兵究弊又何益,万口不谓儒者知。
酒酣耳热试发泄,二子尚乃惊我为。
露才扬己古来恶,卷舌噤口南方驰⑥。
江湖秋老鳜鲈熟⑦,归奉甘旨诚其宜。
但愿音尘寄鸟翼,慎勿却效儿女悲。

注释
①永叔:欧阳修,字永叔。子履:陆经,字子履。下文“陈子”为“陆子”之误。
②嘻:表示叹息。
③便步:形容步履随便。
④伸眉:得意的样子。
⑤冠帻(zé):帽子和头巾。欹(qī):斜。
⑥噤口:闭口不言。
⑦鳜鲈熟:《晋书·张翰传》:“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厄归。”

赏析
这首诗是1041年(庆历元年)作者四十岁时所作。当时,北宋对西夏的战事正紧。梅尧臣怀着忧国忧民的感情渴望获得一个上前线的机会,曾经向范仲淹透露过自己的意图,可是未被理会,相反却被派往湖州担负监税的任务。这件事给了他很大的刺激,他满怀失意之情怏怏离京。此诗真实地反映了他临行前痛苦而复杂的心情。
诗开头照应题目中的“留别”,写诗人将离汴京乘舟东下。“新霜未落汴水浅,轻舸唯恐东下迟。”两句诗既点明留别的时光节令,又借助对景物的描写,隐隐透露出诗人孤凄落寞的情怀。“绕城假得老病马,一步一跛令人疲。”则是作者为自己勾勒的一幅落拓失意的自画像,于幽默的笔调和自我调侃的语气中包含了许多内心难言的隐痛。
“到君官舍欲取别”以下八句叙作者告别及友人饯别情景,表现出挚友间依依惜别的深厚情谊。在这里作者没有花费许多笔墨描述主客对饮情景,只借“便步髯奴呼子履,又令开席罗酒卮”等细节的点染和对席上肴撰的罗列,写出主人款待的盛情;借对室外“萧萧细雨”景色和诗人“冠帻欹”的恹恹醉态的描写,反映出席间不拘形迹、开怀畅饮的亲切气氛和作者沉醉于眼前美好时光的快意微醺。笔触细腻生动,富有情趣。
“文章或论到渊奥,轻重曾不遗毫厘,间以辨谑每绝倒,岂顾明日无晨炊。”这一段描写笔墨酣畅,兴会淋漓,生动地传达出宾主契合无间、畅谈不觉忘情的动人情景,将诗情推向高潮。
正是在这样亲切随意的气氛之中,在心曲相通的知交面前,作者才在樽前放歌,一吐胸中块垒:“谈兵究弊又何益,万口不谓儒者知。”“谈兵”,即研读兵法,在这里并非泛指,作于同时的欧阳修《圣俞会饮》也提到梅尧臣注《孙子》一事,说:“遗编最爱孙子说。”可见梅尧臣有志从军。这两句发自肺腑的心声,是作者压抑已久的感情的迸发,既包含了爱国忧民却报效无门的痛苦,也有诗人屡试不第、沉沦下僚的酸辛。其中虽有对个人穷通得失耿耿于怀的牢骚,但仍然是对封建社会里无数爱国的正直知识分子共同遭遇和思想感情的高度概括,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在“酒酣耳热”之际倾诉肺腑,原本应当滔滔不绝,一吐为快,作者却又出乎意料地陡转笔锋,刹住话头。“露才扬己古来恶,卷舌噤口南方驰。”语气骤然变得平缓,但在欲说还休的背后,却更清楚地表现出他那郁结心头无法排遣的苦闷。结末写诗人强烈的思归之情,并说明分手时不宜过于伤感,既是安慰友人,也是宽解自己,强作豁达。首尾衔接,更显得情味深长。
这是一首留别之作,却不落专写凄切之情的窠臼,而是借留别以抒怀,将对国事的忧虑、个人的不平以及离情别绪尽寓其中。此诗笔力苍劲,承转圆熟,自然流畅,质朴简淡,鲜明地体现出梅尧臣诗语淡情深的艺术特色。




相关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的意思及全
朱熹《泛舟》“昨夜江边春水生 艨艟巨舰一毛轻”全
“天寒有日云犹冻,江阔无风浪自生”的意思及全诗
程颢《题淮南寺》“南去北来休便休,白苹吹尽楚江
张栻《立春偶成》“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
许月卿《挽李左藏》“半生懒意琴三叠,千古诗情土

有帮助
(0)
------分隔线----------------------------
 博聚网